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媒体湘大>查阅内容
【红网】湘大教师宋德发:我为什么特别重视讲课?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06日   阅读: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那么,师者应当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实现呢?如今有讲授法、谈话法、讨论法、读书指导法等等教学方式,同时高速发展的新时代下也涌现出不少新型授课方式,在众多教学方式齐头并进的当下我校文学与新闻学院宋德发教授却分外重视课堂讲授,现在就跟随小湘去听听宋教授为什么特别重视讲课吧。

第一点:我个人相对擅长

从职业技能高低的角度,我把老师粗略地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既不会科研,又不会教学;

第二类是既会科研,又会教学;

第三类是会科研,但不会教学;

第四类是会教学,但不会科研。

我肯定不希望做第一类老师。我当然希望成为第二类老师。遗憾的是,由于种种条件限制,我成不了第二类老师。在做不到“科研”与“教学”齐头并进、均衡发展的时候,我需要做一个比较务实的选择。

从体制的导向来看,做第三类老师是非常主流的选择。这个选择对我也有无比的吸引力。但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语言天赋要强于自己的文字功底。因此,我比较坚定,甚至可以说毅然决然地选择做第四类老师。

这个选择不是最好的选择,却是符合我本人实际情况的选择。因为是符合我本人实际情况的选择,因此,对我而言,也就是最好的选择。

人们常说,“选择有时候比努力更重要”。这句话我深以为然。当初我以“教学”作为职业发展的主要方向,多年的实践证明,确实比较充分地挖掘和展示了自己教学方面的潜力。今天,我也通过教学,不断地获得存在感、满足感、成就感和幸福感。

第二点:教师身份的天然要求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身份。为了显示自己最想显示的身份,我们发明了名片。名片的主要功能不在于介绍自己的姓名,而在于显示姓名后面的各种头衔。有些人头衔实在太多,以至于那张小小的名片根本写不下他所有想让别人知道的头衔。或许,名片印得像床单那么大,才能弥补这样的遗憾。

2012年评上教授之时,我也在第一时间制作了一套名片。名片上赫然印着“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几个大字。但我的名片只发出去三张,就不知道放哪里去了。因为我发现,别人的名片,在名字后面不仅印有“教授”,还印有“长江学者”“黄河学者”“泰山学者”“芙蓉学者”。我总不能把“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师篮球队队长”这个自己很珍惜,但别人无所谓的身份印在名片上,用来提升自信吧?

我很快找到自我安慰的“哲学依据”:一个人不管有多少身份,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中,只有一个身份是最重要的。比如上厕所的时候,是不是“长江学者”“黄河学者”“泰山学者”“芙蓉学者”不重要,是不是“教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男人还是女人。如果是男人,哪怕是“教授”,哪怕是“长江学者”,也不能上女厕所。

所以说,一个人清楚自己什么时候是什么,是一种能力;一个人清楚自己什么时候不是什么,更是一种智慧。

这种“身份哲学”,提醒我们重新认识自己的职业身份。那么,教师到底是什么,又不是什么?教师不是司机,所以不会开车没问题;教师不是警察,所以不会打枪没问题;教师不是演员,所以不会演戏没问题;教师不是赌徒,所以不会打麻将没有问题。教师,归根结底就是教师,所以不会教学,那问题就来了。

这个问题在大学里更加严重。大学老师,由于科研做得比较好,以至于常常忘记了一个常识:大学老师也是老师,只不过是对科研要求高一些、多一些的老师而已。一个教师应该承担的职责,大学老师也应该承担;一个教师应该具备的技能,大学老师也应该具备。

不信大家看大学老师的职称晋升流程:

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

“助教”中有“教”;“讲师”中有“讲”;“副教授”“教授”中有“教”和“授”。不管哪个职称的大学老师,都离不开“教”“讲”“授”的基本职责和技能。

和中学老师相比,大学老师的确有其特殊性,比如他们还要承担“科学研究”的职能。因此,在大学里,不教学、不会教学的老师也可能是好老师,甚至可能成为“名师”,但终归是有严重缺憾的老师。

第三点:“讲课”永远是“教学”最基础的方式

“讲课”是“教学”,但“教学”远不止“讲课”。我有一位同事,“讲课”能力一般,但“教学”水平却很高,因为他的课外教学搞得特别好,具体来说,他班主任当得非常好。他当班主任时,时间、精力、金钱和情感全方位地投入。毕业的时候,全班学生视他为“父亲”一样的班主任,齐声喊他“干爹”!。

所以,在可能的情况下,一位老师,应该追求成为会“教学”的人。但是,在成为会“教学”的人之前,首先应该成为会“讲课”的人。我的研究生导师张铁夫先生在我刚入职的时候,对我提出一个希望:“首先要站稳讲台”,意思是,在会“讲课”之后,再去追求更高的目标。

其实,我们在谈论一个好老师时,首先谈论的就是他课讲得好。谈完这个话题之后,才会再去评价这个老师其他方面的好。如果一个老师在“讲课”之外的教学环节都做得很好,唯独“讲课”不如人意,那么,我们不免摇头叹息一番:“这个老师的确很优秀,可惜就是不会讲课!”

所以,我特别强调:“讲课”不是“教学”唯一的方式,却是“教学”最基础的方式,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是,永远都是。

有点让人担忧的是,讲课这项教师最基本的技能,有被我们忽略、轻视和遗忘的迹象。尤其是“翻转课堂”“研讨式教学”“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以学生为中心”等概念或理念大行其道的时候,“会讲课”反倒成为“不以学生为中心”的一个典型“罪状”。

对此,我想旗帜鲜明地亮出三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不要迷信“翻转课堂”“研讨式教学”“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等时髦的概念。这些教学方式,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和意义,但不是适合所有的老师,也不是适合所有的课程,更不应该取代传统的、经典的“讲课”而成为唯一的教学方式。更何况,低水平的“翻转课堂”“研讨式教学”“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不仅不是以学生为中心,反而是在折磨学生,浪费学生的时间。

第二个观点:“翻转课堂”“研讨式教学”“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等,只是让教学方式更加多元化,只是对教师的综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在实施的过程中,依然离不开教师的“讲课”。而且,相同的内容,原本可以用90分钟讲,现在只有45分钟,甚至更少的时间讲,这对教师的讲课能力不是要求更低了,而是要求更高了。

第三个观点:我们反对的是低水平的讲课,我们严重缺乏和热烈欢迎高水平的讲课。只有低水平的讲课才不是以学生为中心,高水平的讲课,在深深吸引学生的过程中,就是以学生为中心。

小结

高水平的讲课,对学生而言,至少有三重意义:

一是传递知识。即教师用自己深入浅出的讲课,帮助我们掌握一门课最基础、最经典的知识,从而节约我们的学习时间。

二是引发兴趣。即教师用自己寓教于乐的讲课,引导我们在课程学习结束之后,还期盼继续学习,甚至用毕生精力去学习这门课程。

三是塑造精神。即很多年后,我们已经忘记了老师的讲课内容,甚至忘记了老师的姓名,我们也没有继续学习这门课程,但是,我们依然记得老师当年讲课的样子。老师当年讲课的样子,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默默地告诉我们:什么叫职业水平!什么叫职业道德!什么叫职业风采!什么叫职业精神!我们也因此更加热爱自己的职业、忠于自己的职业,精于自己的职业,期待有朝一日,成为当年老师的样子!

https://moment.rednet.cn/content/2019/03/02/5185660.html

(来源:红网)

  • 官方微博“@湘潭大学”
  • 官方微信“xtu1958”
  • 评论1:学习了!
  • HARDY 2019/03/06 11:35:36

评论"【红网】湘大教师宋德发:我为什么特别重视讲课?"
评论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图片可重新生成验证码
Copyright 2001-2019 湘潭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中国湖南湘潭. 邮编:411105

湘ICP备:05005862号 湘教QS3-200505-000059 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