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媒体湘大>查阅内容
【新湖南】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怀念敬爱的导师萧艾先生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1日   阅读:

2019年是我们敬爱的导师萧艾先生诞辰100周年,对先生的敬仰,对先生的感佩、感恩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岁月的磨蚀有丝毫消减。相反,而是历久弥新、历久弥深、历久弥浓。

学问渊深

先生出生宁远县城北门一户殷实家庭,16岁考入上海持志大学,23岁出版第一部专著,27岁被聘为西江大学副教授,可谓少年得志。但因多方面原因,上天给予先生做学问的时间并不长,从80年代到先生去世,只有短短10多年。在这10多年里,先生相继出版了《殷契偶拾》《王国维评传》《王国维诗词笺校》《一代大师一一王国维研究论丛》《世说探幽》《"世说新语"今译》《王湘绮评传》《雪矶丛稿校注》《甲骨文史话》《中国传统相术总批判》等十部著作。凡所涉猎,必有斩获。这一点,完全得益于先生深厚的国学根柢,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更重要的得益于先生广博的知识结构,举一反三的学术自由研究精神。《王国维评传》是先生学问渊深的重要体现。王国维,清末民初学术界一代大师,哲学、文学、美学、金石学、考古学等等,成就卓著,享有国际盛誉。先生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细致解读了王国维各项学术成就和研究方法,也揭开了笼罩在王国维头上的一些神秘面纱,在学界引起了强烈反响。

先生的《甲骨文史话》更是非同凡响。继晚清王㦤荣、刘鄂之后,由罗振玉(字雪堂)、王国维(字观堂)、郭沫若(字鼎堂)、董作宾(字彦堂)发起了真正意义上的深入的研究、探讨,因此,甲骨学又称"四堂之学"。先生对此条分缕析,对甲骨学的缘起、研究过程、学者们的研究成果及往后的研究走向进行了综合评述,让广大读者对这一中华文化的瑰宝有一大致了解。之后,先生创立的"中国文学史应从卜辞文学始"之论,独树一帜,先生举例说,甲骨文"其雨 其雨"从排列组合上无疑是中国诗歌的开山、中国文学的发轫。"其雨 其雨"抑或是先民对上天久旱不雨的强烈渴望,抑或是先民对久旱逢甘霖的无比欣喜,故歌以咏之,反复吟唱。先生此论振聋发聩,1984年在陕西西安和歧山的全国甲骨文研究年会上深得甲骨学一代宗师胡厚宣的充分赞赏。先生的《王国维评传》、《甲骨文史话》2017年被漓江出版社收入"中国文化研究丛书"中(在此要感谢漓江出版社沈东子先生玉成此事)。

对于古典诗词,先生着墨并谈及的不是太多,但老人家关于宋词有一种独到的见解让人印象深刻。先生认为,有宋一代,因为皇室统治者各为私利而勾心斗角,投降派一直唱主角,偏安一隅,不思进取,文人学士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游走在歌肆酒楼之内,糜糜之音、无病呻吟在文学诗词中不绝于耳,唯有辛弃疾、岳飞、陆游、范仲淹等几人给宋代文坛涂抹了一丝亮色,那就是民族意识、家国情怀!对宋词的这一评价可以见出先生何等的高屋建瓴。民族意识、家国情怀,是先生评价一切文学作品的最终底线。先生学问兴趣广泛,还体现在一件事情上,在先生晚年,曾对楚缯书充满浓厚兴趣,打算撰写一部专著,并为此收集整理了一批资料,可惜天不假以时日,这应是先生最后的心中之痛,当然更是学术界的遗憾和损失。

为人低调

现实生活中,先生为人低调,不事张扬。抗日战争后期,目睹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的蹂躏,先生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湘南游击队,为抗击侵略者献身出力。抗战胜利后,先生又积极投入到国内革命战争中,为湖南和平解放事业而奔走。正因为这样,湖南和平解放之初,先生便成为了接管湖南湘雅医院五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解放后,又被任命为湖南湘雅医院马列主义教研究室主任兼院务秘书长多年。调入湘潭大学后,先生被推选为湖南省第六届政协常委。所有这一切辉煌,先生却从来没有谈及过只言片语,直到我的同门师弟毕业留校,和校人事部门费尽周折在益阳某监狱资料室找到的先生档案中才略知一二。人生的顺境如此,遭遇人生的逆境先生也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1955年,先生因涉胡风冤案,被定为胡风份子而鎯铛入狱。此后几十年先生一直生活在困顿之中,备受人生煎熬,尝尽世态炎凉。出狱后,先生又下放到益阳农村。在益阳乡下,种过地、喂过猪,养殖过白木耳。一介书生、一个热血的革命人士,此时岂只肉体的痛苦,其精神和心力的憔瘁谁能体味得来?先生一切都默默忍受着,一切都默默承担着。

舐犊情深

先生夫人,我们的师娘去世得早,留下一双儿女,此后先生也终生未能再娶。先生的同庚挚友,湖南省4、5、6届政协常委、湖南文史馆名誉馆长陈云章先生多次找人作伐,劝先生续弦,以减轻生活压力。先生每次都以"深恐委屈两个孩子"为由而婉言谢绝。在益阳乡下,先生既当爹又当妈,对两个孩子百般呵护,因政治原因,在农村,两个孩子都只能读完初中就辍学了,这是先生最为痛苦的,总感觉是自己亏欠了孩子,为了不荒废孩子,先生白天劳作,晚上就在家辅导并培养孩子的自学兴趣,终于,儿女也很争气,儿子不到三十岁考入了武汉大学哲学系,女儿靠自学,也拿到了大学文凭。

对我们几届研究生,先生也一直视为子侄,学业方面循循善诱,生活上细心关怀。我们的课堂就设在湘大南阳村先生住所二楼客厅里。先生授课语言平和,娓娓道来,像拉家常一样让你受到启迪,从中受益。学生不理解的地方,先生有问必答,且旁征博引,直到你释然为止。先生不止课堂上谆谆教诲我们,尽管年事已高,老人每届学生都会带着外出游历,增加见识。赴上海、南京、武汉、杭州、苏州、重庆、西安等地,拜访唐圭璋、胡厚宣、钱仲联、张舜徽、艾芜、苏渊雷、张政烺、李学勤、缪钺、陶德麟、刘纲纪等老教授,很多费用都是先生自掏腰包。我们那时也不懂事,连客气的感谢话都没说过一句。先生临终前,一再叮嘱子女和环绕在病床前的我们几个研究生,要互相学习,互相扶持。言犹在耳,回想这一切,不禁让人潸然泪下。

先生离开我们已经23年了,老人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作者简介:刘刚强,男,湘潭大学中文系1978级本科生,1982年毕业后考入萧艾先生门下攻读“王国维研究”方向硕士研究生。1985年毕业后,先是在湖南人民出版社任编辑,后调入深圳法制报,一直工作到退休。)

https://m.voc.com.cn/wxhn/article/201910/201910201316258670.html

(来源:新湖南)

  • 官方微博“@湘潭大学”
  • 官方微信“xtu1958”
评论"【新湖南】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怀念敬爱的导师萧艾先生"
评论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图片可重新生成验证码
Copyright 2001-2019 湘潭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中国湖南湘潭. 邮编:411105

湘ICP备05005862号 湘教QS3-200505-000059 管理入口

湘公网安备 43030202001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