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媒体湘大>查阅内容
【中国摄影报】戴飞军:勇往直前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4日   阅读:

任教于湘潭大学的戴飞军自2013年开始学习摄影,历经7年研习,如今的他对摄影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认知。在他看来,要想提高摄影水平仅仅靠简单的多拍多练是不够的,还要善于培养自己的摄影思维习惯。自2017年起,他开始专攻纪实摄影,从此将其认为有意义、有价值的画面一一记录下来。在与本报记者陈曦的对话中,他不仅阐释了自己对于纪实摄影的理解,还详细介绍了自己近期拍摄部分纪实摄影专题的思路。

陈曦:您自2013年开始学习摄影。当时从哪个题材入手的?现在以拍摄哪些题材为主?目前完成了哪些专题?

戴飞军:我是在2013年购买单反相机开始学习摄影的。最初,与多数人一样,抱着“快乐摄影”观点,凭着兴趣和热情去拍摄,既没有明确的拍摄方向,更没有固定的拍摄题材。平时我总是去拍摄一些花草虫鸟、 街头人物和城市建筑,假日里就和影友们一起去周边景点打卡采风,寒暑假时自驾车辆走南闯北去旅拍,反正什么东西都拍,享受摄影过程带给自己的快乐。

2017年,我参加了北京摄影函授学院提升班和图片编辑班的课程学习,收获很大,摄影理念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我记得陈小波老师授课时,播放过一段《国家相册》纪录片,引导大家思考几个问题:你为什么来学习摄影?你拍摄的照片是否有价值?怎样去拍摄有价值的照片?她从娓娓道来的用小图片讲大故事的案例中,讲述了纪实摄影的社会价值和历史价值。通过这次学习,我对纪实摄影产生了浓厚兴趣,也逐步明确了自己的摄影方向。在一些老师的指导下,我选择了身边比较熟悉的,并能长期关注的内容作为拍摄题材,如在校大学生生活、非遗项目等。目前,拍摄整理的摄影专题有《疫情下的大学生生活》《汝城香火龙》《道州龙舟》等。

陈曦:学习摄影这些年,您认为摄影的难点是什么?您有没有一些“妙招”可以分享?

戴飞军:谈不上有什么“妙招”,可以说的只是学习摄影的一点体会罢了。我觉得学习摄影,最困难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去培养一种有思想、有理性的摄影习惯。换句话说,就是要养成多学习、多思考、多总结,善于用思路和想法去指导自己摄影的行为习惯。

俗话说,“没有思路就没有出路,没有想法便没有办法”,要提高摄影水平仅仅靠简单的多拍多练是不够的,还要善于培养自己有思路、有举措的摄影思维习惯。当然,要养成独立的、有思想的摄影思维习惯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要通过较长时间的训练来提升这方面的能力。第一,坚持每天阅读一定数量的图片,从中吸取营养,提升个人审美能力;第二,参加一些必要的摄影培训,多与优秀摄影师交朋友,提升自己的摄影理论水平和实战能力;第三,及时整理自己拍摄的图片,查找总结不足,并分享发表优秀作品,提升个人判别能力和摄影信心;第四,在每次拍摄前,要根据不同的任务制订出具体的摄影方案,用思维导图罗列出来,以提升自己的思想力和执行力。

陈曦:今年疫情期间,您拍摄了《庚子毕业季》专题。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节点,您将镜头对准了大学毕业生,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题材?您认为拍摄这个题材的意义是什么?

戴飞军:我是名喜爱摄影的教育工作者,近几年来,一直关注和拍摄校园大学生、留学生的生活。今年,受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多数国家都采取了学校停学停课措施以遏制疫情蔓延。疫期之初,由于防疫管控和交通问题,我暂停了原打算春节后外出拍摄的一切计划,但待在家里总是不甘心,我心里一直在琢磨着要如何去记录这样突发的重大事件。随着后来国内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一些高校也相继按下了返校复课的“重启键”。5月初,当学校宣布2020届毕业生和全体研究生5月中旬返校复学消息后,我就决定要用镜头去记录疫情下的大学毕业生,拍摄他们完成最后学业的特殊生活影像,草拟了一个《“罩”常毕业》的拍摄方案。之后,在毕业生返校复学到毕业离校的40多天时间里,我早晚不停地拍摄,详细记录了他们不同寻常的毕业历程,最后也就有了《庚子毕业季》。

陈曦:《庚子毕业季》中的部分照片很贴近毕业生的生活,您如何与学生进行沟通,让他们呈现出最自然的状态?

戴飞军:在短暂的40多天里,我深入到学生寝室、食堂、教学楼、图书馆和操场,去拍摄同学们特殊的毕业生活。由于我在校园里经常拍摄,有些作品也会在校园网上发表,从而结识了不少大学生朋友,他们给我提供了很多有用的信息。近距离拍摄时,我一般都会先花时间与他们交流,谈论一些其他话题,尽量让他们放松,在一种比较自然的状态下再进行拍摄。比如,在返校的那天傍晚,我了解到某一寝室的同学晚上8点半才能到校的信息,于是我就提前到寝室里与已返校的3位同学沟通交流,询问她们返校途中的情况,把打算拍摄她们寝室久别重逢情景的想法告诉她们。在得到允许后,我自己到寝室的阳台上静静等候,大约等了40分钟,从陕西乘机返校的同学回来了。她戴着口罩,拖着行李箱,打开寝室门便与室友们热情打招呼,隔空相拥,这时我就按下了相机快门,拍到了她们返校重逢的感人场景。

陈曦:近日,我看到您又完成了一组《香火龙——抹不去的乡愁》,可否讲一下这组照片的取材原因?拍摄过程中有哪些经历让您印象深刻?

戴飞军:我拍摄香火龙应该说是从2016年春开始的,最初是和摄友一次路过汝城,傍晚偶遇香火龙,临时抢拍的。由于仓促上阵又是初次拍摄,回家一看什么都没有拍好,但舞动的香火龙那壮观的夜景效果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我查找资料了解到,汝城县至今还保留着许多完好的家族宗祠,香火龙是当地有着悠久历史的传统活动,已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每年的元宵节前后,当地都有一些乡村会举行舞香火龙活动,这是一个很好的纪实题材。因此,之后每年春节前后,我都会抽时间去汝城县拍摄香火龙,算起来也有5年了。《香火龙抹不去的乡愁》是近期疫情中居家时整理出来的,但还需要继续打磨。

2018年的元宵节,我在汝城濠头乡上河村拍摄香火龙。当舞完龙“化龙”后,大人们都相继回家了,只剩下几个小朋友坐在火堆前的木栅栏上,看着香火龙慢慢燃尽,久久不愿离去。我了解后才知道,原来他们心里在想,香火龙舞完了,明天爸妈就要外出打工了。他们留恋有香火龙的日子,有香火龙就能留住爸妈在身边。那时我真切地感受到了香火龙中包含着的无限亲情。

陈曦:学习摄影这些年,您如何理解纪实摄影?您认为摄影给您带来了什么?

戴飞军:纪实摄影是摄影中对社会发展变化进行影像实证与记忆描绘最有影响的那部分,具有较强的社会价值和历史价值。因此,拍摄有价值、有影响的图片是我选择纪实摄影的初心。

纪实摄影有主客观之分,在这一点上,我还是比较认同评论家宋岗在2010年的中国摄影报上阐述的观点:如果按照拍摄和制作方式不同来划分,纪实摄影可以分为客观纪实摄影和主观纪实摄影。客观纪实摄影指遵循新闻摄影的拍摄和制作方式,以客观立场,具有实证性的影像来再现人在社会活动中的新闻价值或人文价值的纪实摄影,具有为社会发展变化提供细节影像实证的作用;主观纪实摄影指遵循艺术摄影的拍摄方式和新闻摄影的制作方式,以现实主义风格具有故事性(或对比性)的朴素影像,诠释人文价值及审美价值的纪实摄影,具有为社会发展进程提供影像细节记忆的作用。主观纪实摄影是以逼真表现的方式,关注人文变化,尤其关注那些正在消逝的文化现象,关注那些与社会良知有关的事件。不论客观纪实摄影,还是主观纪实摄影,真实性都是有底线的。

通过学习摄影,我不仅培养了一种兴趣爱好,掌握了一种艺术技能,自己的生活也更加快乐,更加充实了。我还逐步养成了一种用摄影眼光和思维去观察分析社会现象的习惯,也增添了一份摄影人的社会责任和担当。

——《中国摄影报》 2020-8-25 第65期 2版

(来源:中国摄影报)

  • 官方微博“@湘潭大学”
  • 官方微信“xtu1958”
评论"【中国摄影报】戴飞军:勇往直前"
评论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图片可重新生成验证码
Copyright 2001-2020 湘潭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中国湖南湘潭. 邮编:411105

湘ICP备05005862号 湘教QS3-200505-000059 管理入口

湘公网安备 430302020010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