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媒体湘大>查阅内容
【南方周末】【微观两会】“来了就好好开会”两会会风面面观
发布时间:2014年03月17日   阅读:

一位代表说,对报告他基本上赞同,“就是有一点,两高报告里不应该提执法为民,不能老是为了老百姓。有些民告官的案子,老百姓未必对。”

“这个问题,记者们就不要写了啊。”

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大会时,代表团被要求在规定的时间段出行,在这个时间段内实施交通管制,过期不候。

“老书记特意让我向大家问好”

2014年3月5日下午,北京西四环大成路9号重庆代表团驻地,地上停车场全是黑色奥迪车,似乎有高层领导前来。后来才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参加同在这个酒店住的河北代表团会议。

此时三楼走道里,各色人等行色匆匆,包括服务员、记者、警卫,还有一些路过的代表。进入会议室大门,迎面正对着的是齐刷刷一排重庆代表团领导,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正端坐中央,他左手边是市长黄奇帆。领导们至少早到了十分钟,静静地等待其他代表入场。

黄奇帆的左手边还坐着特意来参会的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距离正式会议几分钟时,孙政才站起来,拉着项俊波在黄奇帆身后交谈了一会儿,两人笑容满面,显得很熟络。项俊波的身边还有原重庆市长王鸿举,他曾经在2013年作为巡视组长赴江西。王鸿举并没有跟周边人交谈,倒是拿起一份《参考消息》,细读了好一会儿。

15点一过,会议开始,孙政才先讲话。他先说,“今天张德江委员长、汪洋副总理,我们的老书记,特意让我向大家问好。”在对政府工作报告谈了一些认识后,孙政才话锋一转,话题转移到重庆。“2013年对重庆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孙政才用这一句话起头,全方位总结去年重庆情况。

其间,他还对着坐在后排的记者说:记者同志们可能对重庆的情况不是那么清楚。他一连说出来一组数字,12.3%、15.5%、92.2。他还提起,有一次,马云对他说,2013年淘宝在重庆的支付额是420亿。
孙政才对于数据记得很牢,讲话过程里几乎不看稿。对去年重庆工作,无论下放取消行政审批数目、GDP增长率,他张口就来。有一次,他还问身旁的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张轩同志管过政法,我们的8类犯罪也大幅下降啊。”

孙政才总共讲了40分钟。当市长黄奇帆开始讲话时,他才端起自带的水杯,慢慢地喝水。

领导走后,气氛活跃起来

3月10日上午9点5分,鸿府大厦,湖南省代表团第一小组会议。会议室不大,总共坐了二三十位代表。记者来得也不多,会场气氛很轻松。

当天议程是审议全国人大工作报告。坐在正中央的省委书记徐守盛先听代表发言,随后他讲了一二十分钟。10点一到,他便起身先行离去。

徐守盛走后,小组会气氛开始活跃起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一位副主任开始“放炮”。“我们的权力运行机制和监督机制有问题”。他直接拿湖南去年发生的衡阳人大代表贿选案做例子,“据我所知,很多地方或多或少还存在类似的问题”。副主任说,2009年初的会议上,他就搞了八点建议,其中一条是针对当年的政府投资,“我不想当事后诸葛亮,只是说这个事程序有问题。”

发言显然鼓动了其他代表,湘潭大学校长说:去年9月学校开学,政府强令各个大学对新生多收学费,这合理吗?人大有没有对政府行使监督?当时政府也没有下文,就是联合了好几个部门给大学开会,我们哪儿敢不照办!

像湖南团代表这么尖锐提意见还是少数。在记者去过的代表团小组会上,代表们发言时大多照发言稿字斟句酌地念,即便提建议也很温和。3月11日上午,在广西代表团小组审议两高报告时,一位代表很认真地提出两条“不痛不痒”的建议:第一,两高报告关于新一年工作重点应该讲得更细一点。第二,国家应该重视加强司法队伍干部建设。

广西团第二小组还有位代表说,对报告他基本上赞同,“就是有一点,两高报告里不应该提执法为民,不能老是为了老百姓。有些民告官的案子,老百姓未必对。”代表听后都笑了。

3月10日下午3时40分许,在中部某省代表团的小组会上,一名代表正在谈人大对政府的监督职能,“说到对政府的监督,人大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过去在省政府工作过,如果人大天天盯着政府,政府工作就没办法做了。”但另一名代表不同意他的说法,认为人大应该加大对政府的监督力度。“人大对政府的监督也应该与时俱进,不能流于形式,如果还停留在过去那种形式上,大家会很失望。”

一通话说完,说“人大应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代表转身嘱咐记者,“我说话比较随意,刚才说的记者不要报道。”

从全国政协会议情况看,委员们的发言质量比往年有所提高。3月10日,全国政协常委葛剑雄说,往年有些委员的发言过于无聊,以致有委员现场表示不满。“有些报告大家听得不耐烦,有的委员干脆去走廊喝茶、聊天,我们坐在主席台往下看,好多位子都空着。工作人员也很为难,一次次到走廊里把大家赶进来。”

相对会上发言,代表和委员们会下更敢发言。3月8日,湖北团小组讨论间隙,一名新华社记者问一名代表:“您有没有觉得当下环保执法有些薄弱?”

“什么叫薄弱?我就不同意你这个观点。”代表正色回答,记者略显尴尬。代表紧接着说,“不是薄弱,简直就是没有执法。”记者才明白代表的意思,立刻拿笔准备记录。

这时,代表忙倾斜身子过去按住记者胳膊,笑着说:“兄弟,这个就不要写了。”

“《之江新语》卖得不错”

西直门宾馆是黑龙江和甘肃代表团的驻地。3月10日,记者一进宾馆大门,发现大堂右手边是北京市红都服饰摆的几排售货架。一个代表边挑衣服边问,这些衣服打几折?服务员回答:七折。

在几排衣服中,主要以夹克、西服和中山装为主。夹克四百多一件,中山装六百多,西装一套则要两三千不等。值班经理说,几乎所有代表团驻地都有红都专卖店,从今年销售情况看,成衣比布料卖得好。

紧邻红都旁边,是新华书店专柜。前排摆放领导人专著,朱镕基、贺国强、温家宝、李长春等人的书都在其中。不过最显眼处是封面写着习近平推荐语的《论语诠解》,以及《习仲勋传》、《习仲勋论统一战线》,还有习近平在2004年的著作《之江新语》。男经理说,“《之江新语》卖得不错,今天刚刚添加了20本。”

在湖北和辽宁团的驻地国谊宾馆大堂,有中国照相馆专门为代表服务的专区。照相馆特意把北京电视台的女节目主持人刘元元的艺术照当作招牌,服务员说,“标准像50元一套,艺术照100元两张。”

从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经历看,代表们的住处大都维持原有标准。我们采访过几位省部级代表,他们都住大套间,里面是卧室,外面有个大会客室,可以随时接受采访和会客。厅级干部也是套间,但外间比省部级干部小了很多,整个套间的面积只有部级干部会客区那么大。普通代表则是住标间,房间里有两张床,一人住一间。

今年代表委员的屋里也没有鲜花了,水果的数量和种类都有所减少。湖北团的代表住处,房间里只有苹果和梨两种水果。重庆团的水果有四种,其中有一种记者不认识。

在吃饭问题上,往年宾馆都会安排省委书记、省长,以及在该团的省人大副主任或者政协副主席到小包间用餐。今年走访所有代表团驻地,代表们都一视同仁,在大厅里一起吃饭。记者好几次看见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和其他代表一起走进餐厅。

代表们吃的都是自助餐,不上酒水。一位湖北代表说自助餐里没有贵菜,顶多是些家乡菜,像豆豉烧排骨、武昌鱼、青菜。自助餐里的水果种类也不多,多数代表团只提供苹果、梨和西瓜等常见水果。

代表团集体出行仍然有交通管制,但是数量和频率大幅降低。葛剑雄说,两会组织方规划了几条线路,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大会时,代表团被要求在规定的时间段出行,在这个时间段内实施交通管制,过期不候。“大会堂经常在下午3点开会,我们好几次都是1点50出发。”葛剑雄说,有几次他们都是提前四十分钟到人民大会堂,为的就是赶上那批次的交通管制。

省级领导出行也与一般代表一起,并没有乘坐专车。3月11日,记者就看到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坐着大巴出门开会。

从车辆安检情况就看出到会领导的级别。3月5日上午,李克强做政府工作报告,以及3月7日下午,全国政协举行全体会议时,南方周末记者乘车去人民大会堂时,车被全面安检。车里车外,包括车前盖和后备箱都要打开来仔细检查。

不过在南方周末记者去重庆和河北代表团驻地时,当时是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和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在场,安保人员并没有检查车辆。人民大会堂举行媒体开放日时,有中央政治局委员级的领导在场时,车辆也不需要安检,记者可以直接把车开到天安门广场上。

请假的人少了,秘书长很高兴

从往年政协会情况看,开幕和闭幕请假委员少,其他时间请假者多。今年情况则明显不同,会议全程请假委员都明显减少。

“我刚拿到的数据是,3月9日政协第三次全体会议出席率为91%,只有两名委员没有请假缺席,其他人都按程序请了假。”葛剑雄说,请假的人少了,“我们的秘书长很高兴”。

政协会议请假早有规定,全程请假需要全国政协秘书长等职务较高的领导批;会议期间如果临时短暂请假,要填写请假条,填写后要小组召集人签字。

葛剑雄发现,以前京外来的委员专心开会的多,京内的委员请假比较多。“这次再三强调,不能请假。另外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也要求大家认真地开好会。根据八项规定不能参加宴请,打着参观或者视察的旗号也不行。所以你来了就好好开会,不要去做其他的事。”葛剑雄在他写的“两会日记”里说。

人大代表请假的也少了。3月11日上午,在河南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一个工作人员挨个统计缺席人员。在一个代表的空位前,工作人员问旁边的代表缺席的人今天来没来。对方说:代表早上来开会了,因为身体不舒服提前走了。即便如此,工作人员还是记下了提前离席代表的名字。

3月5日,人大会议开幕当天下午,河北团开完全团会议。南方周末记者坐电梯下地库取车,正碰上河北一位地级市市长。当时正值饭点,市长急匆匆地下到地库,司机已经把车准备好。他上了车,直接驶出了驻地。

“空着手去呀,带捧花吧”

3月4日,南方周末记者在湖北团采访时,偶然看到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市长唐良智的房间,来了一位稀客。曾任武汉市领导、现在中央某部委工作的一位官员,特意到湖北团看望唐良智。

两会期间,一些合乎人情的拜访仍然必不可少。3月7日,南方周末记者在某直辖市代表团驻地采访,正好碰到他们商量次日如何去拜访一位曾在该市任市委书记的退休中央领导。

“空着手去呀?带捧花吧?”该市女人大常委会主任说。

“带花?好不好啊?”其他官员表示疑虑。

“两手空着去不好吧,准备一束花,不要太大。”人大常委会主任说。

“明天是三八,首长到时要是把花给你,怎么办?”一名官员对女人大常委会主任说。

“没事,送给他夫人。”人大常委会主任一锤定音。大家一致认为送花方案可行,但要选择不贵重的鲜花。

两会期间,仍有一些官员代表在开会之余,继续着过去“跑部”的节奏。3月9日下午,一个地方团小组会结束后,南方周末记者目睹一名全国人大代表写了一张请假条:“明天上午,我与省政府法制办×××去国务院法制办……”

http://www.infzm.com/content/98856
 

(来源:南方周末)

  • 官方微博“@湘潭大学”
  • 官方微信“xtu1958”
评论"【南方周末】【微观两会】“来了就好好开会”两会会风面面观"
评论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图片可重新生成验证码
Copyright 2001-2019 湘潭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中国湖南湘潭. 邮编:411105

湘ICP备:05005862号 湘教QS3-200505-000059 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