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湘大校友>查阅内容
王鲁湘:与湘大有关的日子
发布时间:2009年09月04日   阅读:

他强调“文无第一”,却被媒体封为“中国第一知道分子”;

他总爱身着唐装,在电视上细述着中华传统文化;

作为“明星学者”,他以自身能量试探着文人的价值;

目前,他是《凤凰卫视》首席策划人、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

他就是王鲁湘,我校77级中文系校友。

2008年910,王鲁湘回校参加校庆50周年系列活动。面对记者,王鲁湘回忆起了在湘大的6年时光。

                            读书,“如饥似渴”

“各位老师、同学们,你们还好吗?”站在校庆50周年庆典大会的发言台,王鲁湘的第一句问候如此简单,却如此动人,因为这声问候“在心底蕴藏了整整30年”。作为唯一一位发言校友,王鲁湘将他的“湘大记忆”毫不吝啬地与大家分享。从那触发灵感的黄土地,到留下朗朗书声的红砖房,他都不曾忘记。在湘大,他第一次领略到大学的魅力,第一次站上了三尺讲台,第一次感受初为人父的喜悦……

1977年,文革的阴霾刚刚过去,中华大地万物复苏、蓄势待发。作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22岁的王鲁湘以全国文科第40名的优秀成绩考取了我校中文系。同班的45名同学,年龄横跨20余岁,可不论是“40后”还是“60后”都为着同一个问题苦恼:“读的书实在太少了”。

在家乡称得上“才子”的王鲁湘,一到大学就傻了眼。古今中外的历史、文化知识,他几乎一无所知,就连莎士比亚,他也以为是个女人的名字。王鲁湘为自己的无知感到震惊,从此开始疯狂地阅读。从文学、历史到哲学、美学,王鲁湘迫不及待地汲取着每一本书的养分,床头的煤油灯,也伴着他从崭新到破旧,点亮了他每一个读书的夜晚。

如今,王鲁湘总爱用“如饥似渴”“饥不择食”来形容当年对书的痴迷。第一次读黑格尔的《美学》,他早上八点就坐进了一教自习室,开始看第一卷总序。大哲人的智慧闪电般地将王鲁湘怔住了,在这位思想巨人面前,他不断地思考,思考,思考……当他再次抬头时,大脑胀痛、肚子咕咕作响,而外面的世界也早已被夜幕笼罩。王鲁湘这才猛地发现,自己竟然在教室坐了一整天。翻过书来看,才读了两页,大脑长时间高速运转,他完全沉浸在与黑格尔的对话之中了。

有书可读的日子是幸福的,“在那个年代,拥有一本好书,会让人羡慕不已”,可是,好书的获得又谈何容易?一天,王鲁湘发现食堂门口的通告栏前挤满了同学,挤进一看,原来雨湖新华书店明天将出售一批新书。那天夜里,王鲁湘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敢合眼,把表看了又看,生怕错过时间,半夜两点,他就起床了。外面夜色正浓,一个行人也没有,昏暗的路上没有灯,30里路,王鲁湘是跑着去的,只有月亮,给走夜路的王鲁湘带来一些光亮。 凌晨五点,王鲁湘终于赶到了雨湖新华书店,可书店门口早已人头攒动,他还是来晚了,只排到了100号。等轮到他时,书已经所剩无几,他想要的莫伯桑、莎士比亚都已经卖空,只剩下李准的《李双双小传》和赵朴初的《片石集》,虽然不是最想要的,但王鲁湘还是买下了,并一直珍藏到现在。

 相比买书,抄书更让王鲁湘感受到读书的不易。一次,王鲁湘约上湖南师大的几位好友同游岳麓山。这本是一次轻松的采风之旅,不想被一本丹纳的《艺术哲学》改变。“在朋友宿舍看到这本书,我就完全被它迷住了。世界上竟有这么好的书!”一见到自己中意的书,王鲁湘又按捺不住了。朋友见到王鲁湘“书瘾”又犯了,连连提醒:这本书是从学校图书馆借的,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归还。王鲁湘将这本35万字的书翻了翻,当即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把这本书抄完!”他告别朋友,放弃了此次出游,买了张回湘潭的车票。一回到学校王鲁湘就开始夜以继日地抄书,一个人抄不来,就找来同学帮忙。熬了一周的时间,用完了一瓶多墨水,《艺术哲学》竟然被王鲁湘抄完了。如今,回忆起抄书的过往,历经荏苒的王鲁湘依旧满脸自豪。

                         师恩,“永难忘怀”

带着一颗求知的心,大学四年,王鲁湘一步步地走出了茫然的泥沼,在这个蜕变的过程中,除了自身的努力,老师们也给了王鲁湘格外的包容与帮助。

文革结束,各种书籍十分匮乏,连上课的教材都很短缺。为了让学生们有书可读,老师们纷纷拿出自己的藏书,请来刻书工人,把字用蜡质刻在钢板上。油印出来的教材,一抹一手黑,但对王鲁湘他们来说,却是来之不易的宝贝,而他最早接触的一些文学作品,就是由这些“蝌蚪文”组成的。

 进入大二,王鲁湘不再满足于文学里那些关于人的情感、命运的东西,转而关注思想结构的建造。他迷上哲学,恋上了历史,喜欢让思想在古今中外磅礴的精神原野上自由驰骋。因为哲学、历史的课程与安排的专业课有冲突,再三思索之后,王鲁湘狠心停掉了中文系的某些课程。本以为这种“不敬”的行为会遭来任课老师的反对,不想却得到了老师的应允。王鲁湘感动之余,向老师保证:“专业课绝不落下,测验成绩要进前三名!”他也实现了对老师的承诺。

王鲁湘是出了名的爱提问,而老师们对这个“提问专业户”也是关爱有加。一次王鲁湘对“亚细亚生产方式”产生了疑问。他带着问题找到了老师曾簇林,曾老师随即联系到哲学系、历史系、政治系的三位老师,召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跨系的四个老师齐聚一堂,为王鲁湘答疑解惑,这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对于王鲁湘组织的一些文学探讨会,老师们也总乐于参与。一次,《光明日报》用一整版刊登了王蒙的小说《夜的眼》,王鲁湘敏感地察觉到,这种小说写法有别于中国传统小说。于是,他组织全班同学在课后一起讨论这篇文章的写作手法,张铁夫老师也参加学生们的讨论。事后证明,《夜的眼》借鉴了现代欧美文学中的“意识流”,对中国现代短篇小说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用王鲁湘自己的话来说,在老师的帮助下,他能够 “在本科阶段用研究生的态度来学习”。

时隔多年,聊起当年的老师们,王鲁湘无不深情地说:“试问哪所学校,有湘大这么好的老师?”

                       母校,“一生有你”

短短的50年,湘大在一片“黄土地”上崛地而起,以一个现代综合性大学的姿态加入了全国百强高校的行列。在很多人看来,湘大的发展可以用“奇迹”来形容,但王鲁湘却认为“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如果当年有记者拍摄到湘大师生学习工作的情景,肯定不会为几十年后的今天感到惊讶!”那时的湘大学子,从早上睁开眼起,一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学习。宿舍熄灯后,大家都会点亮床头的煤油灯,在晕黄的灯光下,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一个又一个不眠的夜晚,只有书页翻动的沙沙声才能打破四周的静谧。如今,王鲁湘经常提起湘大,提起这个让他学会了珍惜分秒的学校,“是湘大,让我们忘记了节假日,也忽略了外出玩乐,那时候,每一个人都有一段关于学习的故事。” 而最让王鲁湘记忆深刻的是大家学习英语的热情,当时学生们尝尽各种方法,一心只想把英语这门世界语言牢牢掌握。在校园里,时常可以看到高声朗读英语的学生,他们将英语生词写在小纸条上,“吃饭排队的时候,就拿出来记,整个食堂就像一个英语大课堂,很让人难忘”。

那时的老师在学生眼中则是“最可爱、最可敬的人”。为了让学生劳逸结合,老师总想着法子给学生搞些课外活动。一次,得知《巴黎圣母院》将要在长沙公映,中文系的老师就下定决心“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一定要让学生看这场电影”。于是,系里的老师召集全系爱好文学的学生,租来了九辆卡车,浩浩荡荡地开进了长沙电影院。从长沙回来后,老师们还组织学生进行关于外国文学的讨论。正是他们的良苦用心,才为王鲁湘打开了一扇文学的兴趣之门。

而今,每次回到湘大,王鲁湘总要去老师家拜访,总愿在校园里走上一圈,总爱和学弟学妹们分享当年的故事。或许,短短的6年时光在生命的长河中,仅是一瞬。可对王鲁湘来说,在湘大的6年,是心怀天下的燃情岁月,也是激扬文字的书山之旅,它根植了今日“明星学者”的四溢豪气,也带来了“知道分子”的文化光芒。每每说起那段与湘大有关的日子,说起那段与读书有关的故事,王鲁湘都深情地说“在湘大的时光,我收获了同窗的友谊、师生的情谊、纯真的爱情,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财富!”

                                          (《湘潭大学报》学生记者 高伟栋  陈娜  廖翀)

(来源:湘潭大学报)

  • 官方微博“@湘潭大学”
  • 官方微信“xtu1958”
  • 评论1:学习 永爱母校
  • 张瑞 2009/09/24 20:36:11

  • 评论2:我也希望在湘大六十年校庆时我已成才,有了自己的的事业。
  • 米子 2009/10/13 08:57:25

  • 评论3:走出来了,才发现母校是那么的可爱。怀念在母校的日子,还想再回去走一走。吃一吃食堂的饭。走一走母校的路。
  • 勺子 2010/01/12 19:49:10

  • 评论4:王鲁湘学长的成就果然不是虚化的,佩服,学习了!
  • lulu 2011/05/17 20:58:25

  • 评论5:真是感动 感激 感恩 啊
  • nimei 2013/01/05 11:23:29

评论"王鲁湘:与湘大有关的日子"
评论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点击图片可重新生成验证码
Copyright 2001-2019 湘潭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中国湖南湘潭. 邮编:411105

湘ICP备:05005862号 湘教QS3-200505-000059 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