鍏ㄦ枃鎼滅储

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湘大 >> 正文
媒体湘大

【新湖南】刘建平:追忆沧南教授

作者 : 刘建平 编辑 : 欧苗生 来源:新湖南 发布时间 : 2023-01-08 11:30:16 点击量:

2023年1月6日17时54分,我们敬爱的沧南教授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99岁,近百岁而去,今年就是他望百之年。

我心中悲痛,难受,没有想到这个可恶的新冠感染夺去了这位慈祥、伟大的教授的生命。

沧南教授是全国优秀教师、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人、湘潭大学毛泽东思想研究的开创者,拥有坚定信仰的优秀共产党员。追思他的一生,我们说不完,写不尽。

我认识沧南教授是我在读湘潭大学的时候,他那时就很有名,是哲学系系主任、著名教授。我1984年大学毕业留校任教,在东坡村4栋和8栋的小花园见到他。他看到我和保卫处郑浩达处长在小花园栽竹子,心中很高兴,给我们表扬,说:“你们干得好,美化校园环境”。那时他身体硬朗,精力充沛,声音洪亮,拿了一叠书刊,站在我们身边,对我们美化校园给予点赞。现在这丛竹子还在那生长着,郁郁葱葱。

我当时在历史系任团总支书记,哲学系举办活动我们也参加,尤其是听学术报告,那时我也能见到他。

1991年11月,我从校团委调到哲学系任党总支副书记,从事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每周二下午都要参加系里的教工会议,组织政治学习,他每次都来得准时。有一次在文科楼哲学系会议室,他坐在门口,天气有点冷,我说:“沧教授,您坐这个位置有点冷,请到里边去坐。”他说:“我不怕冷,我们要敢于坐在风口浪尖上。”这句话给我印象十分深刻。

刘建平:追忆沧南教授

沧教授对学生很关心,我们请他给学生上党课,他都是现身说法,谈自己的入党动机,谈自己的入党经历,谈自己的成长过程。他说得最多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本身就是一笔丰厚的人生故事。他长得高大帅气,曾在天安门阅兵当过的标兵。我也多次听他讲党课、谈信仰。我从省思想政治工作研究基地支持他出版《沧年往事》一书。

他为什么名叫沧南,他的真名叫高家贵,是安徽合肥人。当时他参加革命到解放区去,到河北沧州时,遇到敌人盘查,问他叫什么名字,他灵机一动,一想现在是沧州往南的方向,因此随口说叫沧南。从此这个名字变成了他的用名。

他是支援湘大建设的专家,最早在湘大设立毛泽东思想研究室,后来发展为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心,他培养了一大批研究生,在全国多个部门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主编了《毛泽东哲学思想》《毛泽东方法学》等著作,在全国非常知名。

他对湘大有深厚的感情。他知道湘大建校不容易,他是人大毕业的研究生,为支援武汉大学,到了武大任教。湘大复校,他积极响应号召支援湘大建设。当时湘大“只闻湘大之名,不见真实体,没有教室、没有图书馆,没有教职工宿舍。”教职工都住在周围农民家里,但他乐观对待,还帮助农民兄弟教育小孩,指导写作业,谁作业做得好,奖励糖果,让他们健康成长。

刘建平:追忆沧南教授

他真正在湘大扎下根了,他在《深深扎根于湘大》一文作了深入的阐释。他概括出三感:一是自豪感;二是责任感;三是自尊感。我对他这几点十分认同。“要使别人尊重湘大,作为湘大人的我们,首先必须爱护湘大,尊重湘大,说得具体一些:一是绝不向别人低头弯腰说湘大不如其他学校,二是绝不容许别人歧视湘大,恶意贬低湘大。我们怀着自尊心,在湘大党政的领导下,团结一致,互相鼓励,互相帮助,不利于团结的话,绝对不说,有损湘大形象的事,绝对不做。”沧教授几十年在湘大就是这样做的,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典范,不巧的丰碑。

我在他的鼓励下,重视学生思想政治工作,重视学生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我后来从事红色旅游、红色文化的研究,也得到了他的肯定。他说:“要给学生正确的教育,系好人生第一粒扣子,湘潭大学是毛主席亲笔题名的大学,是毛主席嘱托一定要办好的大学,我们要讲好毛主席的故事,将他的人格风范教育后人。”在他的鼓励下,我参加了李佑新教授的《伟人智慧:大学生学习毛泽东》,现在是国家一流本科课程。我牵头讲述的《领袖智慧:大学生学习习近平》也成为智慧树超级TOP100精品课程,湖南省精品课程。我努力挖掘校史文化,出版校史书籍,讲述毛主席与湘潭大学的故事,传承红色基因,都受到他的影响。

我主管宣传工作,带学生到他家求教,他都是以礼相待,给予指导,学生十分高兴,深受教益。他离休后,兼职关心下一代志愿服务工作十多年,做本科生辅导员,坚持给学生上党课400余场,用自己的人生经历,丰厚学识,播撒爱国爱党的种子,在学生中影响深远。他节衣缩食,勤俭节约,两次设立40万的“沧南奖学金”奖励寒门学子。他曾给颜佳华等研究生科研提供经费支持,鼓励有嘉。

去年重阳节的时候,我陪省老科协的领导到他家拜访,他十分高兴,他说:“现在生活好了,湘大进入了双一流,我还想再活一百年。”

我们敬爱的沧南教授真不想离开这个世界,我们也不希望他走进天堂。我曾对他说:“沧老,祝你长命百岁。”他有点不高兴,他说:“我只能活一百岁吗?”我马上说:“您可以活一百二十六岁。”他高兴了,笑着说:“这还差不多!”他不想离开人世,他还想为建设湘大,扎根湘大,培育人才。正如他文章所说:“我们永远不忘初心,牢记自豪感、责任感、自尊感,为湘大建在‘双一流’建设高校的基础上前进发展,贡献我们的微薄之力”。

敬爱的沧老,您的一生不是微薄之力,而是为了湘大奉献了全部的心血,我们要永远敬爱您,您就是一位大写的教授,大写的全国优秀教师,大写的道德楷模。大写的优秀共产党员,大写的传播真理信仰的人。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沧老过世,我思虑很多,深切缅怀,写下此文深表心意,心香一烛祭沧老,写一挽联表达敬意。

沧海横流,英雄本色,参加革命,忠诚教育,人大武大湘大育桃李,桃李芬芳誉华夏,而今望百去。

南天一柱,师德楷模,教书育人,扎根中华,京师珞珈秀山铸春秋,春秋永驻满乾坤,盼迎百年来。

(作者:刘建平 湘潭大学党委委员、副校长,湘潭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https://m.voc.com.cn/wxhn/article/202301/202301071633454104.html

关闭